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分析测试百科网 >

身患肝癌晚期的上海老兵:我又活了23年这是吴孟

更新时间:2021-06-10

  吴孟超,男,1922年8月31日出生于福建闽清,1949年8月参加工作,1956年3月入党,1956年6月入伍。中国科学院院士,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教授,中国肝脏外科的主要创始人,建立了我国肝脏外科理论、技术体系和学科体系。他先后获国家、军队和上海市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共35项。1964年,解放军原总后勤部给他记一等功一次。1996年,他被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他2006年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1年荣获“全国优秀员”,2012年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年度人物”。2019年初,吴孟超响应国家院士制度改革,光荣退休,为院士群体和科技界作出表率。

  昨天13时02分,中国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原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吴孟超,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享年99岁。

  这位治病救人78载,九旬高龄依然坚守在门诊、手术室和病人床前的苍生大医,曾经披荆斩棘、不断攀登,以创新之力突破多个“禁区”,带领中国肝脏外科迈向世界领先地位,为无数肝病患者带来福音。

  “吴老医术高超,对病人非常好,一点架子都没有。”听到吴孟超因病去世的消息后,今年71岁的罗永兴说话声中带着哽咽,“他是全心全意为病人着想,不管病人是什么职业,有钱没钱,都一视同仁。”

  这位生活在松江的退伍老兵,23年前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体重暴跌14公斤,甲胎蛋白指标高于1000,多家医院谢绝收治。绝望之际,罗永兴找到吴孟超,当年4月17日,吴孟超通过手术切除了他肝脏内直径13厘米的肿瘤。罗永兴后来做了一面锦旗送过去,吴老不高兴了:“100元钱不是钱?你生病不花钱吗?”锦旗没有收,过年时吴孟超还给罗永兴发贺卡,祝他健康快乐每一天。

  罗永兴一直记得吴孟超的话,就连微信昵称都是“健康快乐”。“我又健康快乐地活了23年,这是吴老给的。”

  吴孟超几十年从医生涯中,挽救了近1.6万人的生命……许多人还清楚记得,吴孟超用带着南洋口音的普通话,跟他们聊几句家常,才慢慢开始查看病人的检查报告。“他说的话,就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让自己对治好病有了信心。”一名年轻姑娘曾因巨大海绵状血管瘤在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接受手术。此前因“瘤的部位不好”,多家医院表示“不能开刀”,让她痛苦绝望,“是吴孟超力排众议接受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吴孟超心中,没有什么能取代病人的位置。从医几十年,他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在冬天查房时,他都要嘱咐学生,把手在口袋里捂热后再做触诊。不仅如此,在每次为病人做完检查后,他都要帮他们把衣服拉好、把腰带系好,并弯腰把鞋子放到他们最容易穿的地方。“对我们医生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但病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吴孟超说。

  “病人生病已经非常不幸了,为了治病可能已花光家里的钱,有的还负债累累。作为医生,一定要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替病人算账。”年轻医生们一直记得吴孟超这句话。平时,吴孟超要求医生在保证药效的前提下,哪种药便宜用哪种。在为病人做检查时,如果B超能解决问题,决不让病人去做CT或者磁共振检查;如果他们带的片子能够诊断清楚,也决不让他们再做第二次检查。他手术时,用的和消炎药都是最普通的,缝合创面切口也从不用专门的器械。“我们要多用脑和手为患者服务,器械用一次,‘咔嚓’一声1000多块,我吴孟超用手缝线,分文不要。”

  “他一直说,只要病人需要我,我就去做。”俞卫锋与吴孟超共事了25年,一直配合吴孟超手术做麻醉工作。“他心里只想着病人,不会计较个人的得失。在他身上,我们时时能体会到做医生的初心。”

  在吴孟超眼里,病人比天大,任何事都比不了。2005年,吴孟超被推荐参评国家最高科技奖,科技部派工作组对他进行考核,确定第二天上午谈话。医院考虑到这是件大事,取消了他原定第二天的手术。吴孟超得知后,坚持手术不能推迟。考核组的同志不解:这是位什么病人?怎么这么重要?第二天下午谈话时,吴孟超解释:“是一位河南的农民,60多岁了,病得很重,家里又穷,乡亲们凑了钱才来上海的,多住一天院对他们都是负担。实在抱歉,让你们等我了。”

  同事们还记得,2007年冬,吴孟超接诊了从江西专门找来的一名患者。这位身受肝硬化和肝癌双重折磨的患者,因病情复杂,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当时已年近九旬的吴孟超亲自为患者制定手术计划。有人好心劝他,这么复杂的手术别亲自上了,万一失败就会晚节不保。吴孟超当时很生气:“我不怕手术失败,更不怕晚节不保。想方设法为病人解决问题才是我的晚节!”

  还有一次,一位被晚期肝癌、肝硬化、肝腹水折磨得痛不欲生的病人找到了吴孟超。吴孟超拉着病人的手,温和地询问病情,仔细检查后安排他住院。病人离开后,协理医生不解地问:“这个病人已经不能手术,用药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咱们干吗还收他进来?”“他已经被多家医院拒收了,如果我们再不收他,他可能会绝望,甚至做出傻事。”吴孟超看着助手说:“记住,我们既要看病,更要救人。”

  吴孟超年轻时勇闯禁区的故事,很多人耳熟能详。听闻吴孟超去世的消息,曾经采访过他的记者脑海中闪现出一幅画面:一个个子矮小的九旬老人,快步奔向嘉定安亭的工地上,说话眉飞色舞,旁边几台挖掘机正在挥动抓斗,一个全新的肝癌科学中心破土动工。这位“90后”再创业,为何还能保持充沛的精力,永不停步?

  曾经肝脏手术在国内被视为禁区。1958年,一个外国医学代表团应邀到长海医院访问。看到当时中国的医疗状况,代表团傲慢预言:“中国的肝脏外科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起码要30年。”青年吴孟超深受刺激,连夜向医院党委赶写一份向肝胆外科进军、成立攻关小组的报告。很快,医院党委批准吴孟超和军医张晓华、胡宏楷一起组成肝脏外科“三人研究小组”,由吴孟超任组长。自此,这个写了19次入党申请、刚入党2年的员,就把突破肝脏禁区作为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仅用7年时间,就将中国肝脏外科水平提升至世界前列。

  90多岁了,吴孟超仍在动手术。“一次手术后,吴老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胸前的手术衣都湿透了,两只胳膊支在扶手上,轻轻地叹气道:如果哪一天我真在手术室倒下了,记得给我擦干净,不要让别人看到我一脸汗水的样子。”与吴孟超搭档了30多年的护士长程月娥每当回想起吴孟超的这句话,都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同样难以抑制情绪的,还有已在吴孟超身边工作10年的曹希,他说:“医者仁心,吴老一路走好!我们将继续发扬您的勇闯禁区、勇于创新、勇往直前、勇攀高峰的‘四勇’精神,努力工作继续为中国的肝胆事业,奉献自己的一份力。”

  2019年1月14日,97岁高龄的吴孟超退出中科院院士岗位。吴孟超院士退休了,但吴孟超医生并没有退休!吴孟超曾说,他一辈子就干了一件事,那就是与肝癌做斗争,只要拿得动手术刀,就要战斗到最后一刻。“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还没有扔进太平洋,我还要继续同肝癌斗争!”

  “只要能拿得动手术刀,我就会站在手术台上。如果真的有一天倒在手术台上,那也许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吴孟超多次说过这样的话。“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精神层面的一种追求,他是真的热爱医生这个职业。”俞卫锋说。

  2017年,一部以吴孟超为原型拍摄的传记电影在全国上映。影片制作期间,制片方拿着“中国医魂”“医学大师”“国医大爱”等预备的电影片名,请吴孟超题写。然而,这位声名远扬的“中国肝脏外科之父”思忖良久后,却挥笔写下了另外4个字——我是医生。

  吴孟超曾经积极促成的国家肝癌科学中心,而今屹立在嘉定安亭,成为世界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他救助过的女婴,长大后来到吴孟超身边成为一名护士,用自己的力量为病人送去爱心和温暖。他治愈的一名老兵的外甥,取名为“王孟超”,长大后考上原第二军医大学,博士毕业后奔赴部队医疗一线,亲身践行着吴孟超“将把病人驮过河”的从医誓言。他亲手带过四代徒弟,培养出169名博士、博士后,大都已成为我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和骨干力量。



    友情链接:

分析测试百科网是面向分析测试领域内的技术专家和采购决策者的专业资讯门户和用户社区,提供仪器求购,招标,展会和仪器相关资料等信息服务,覆盖了化学分析,实验室设备,生命科学,环境监测,物性测试等各种设备的研究